成為一個真正的人――由香港觀點看賽德克.巴萊


 0616左起小島.老莫,鎌田,.鐵木.jpg    

        賽德克.巴萊這部號稱東方阿凡達,由六國聯手打造,台灣電影史上成本最貴的電影是如何在台灣造成熱潮呢?與香港的電影不同,在八、九十年代至今的台灣商業電影,遇到前所未有的低潮:太多的經驗、人才在這其中流失,台灣的觀眾亦早已被大卡司、大製作的荷里活電影養刁了胃口,所以更需要一部成功的商業電影來贏回台灣觀察的心。

        賽德克.巴萊賽請來了吳宇森作為監製,讓這部電影以荷里活的風格來製作,無疑構成了一部成功商業電影因素,但真正值得讓人玩味的是,這部以代表全球化的荷里活風格來包裝的電影、骨子裡卻有強烈的地方特色,不論是其中運用語言或場景都忠實地把台灣的原住民風情呈現在觀眾眼前。

        如同很多受過殖民主義壓迫的地方一樣,霧社事件是受壓迫者對不公平的制度的反抗,這並不是純粹的復仇,其更深入探討的是一個驕傲的、浪漫熱情的民族,如何在壓迫中失去自己的尊嚴、傳統,並探求自己真正的身份,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賽德克.巴萊――真正的人的故事。

        日殖統治為台灣原住民帶來的衝擊,就如同現在香港面對發展與保育時所面對的問題一樣,賽德克族人面對獵場被糟蹋、珍貴的林木不得不被砍下來的無力,我想跟很多香港市民面對舊中環天星小輪碼頭被拆的心情是一樣的吧!所謂的發展帶來的「文明」,真的是人們所需要的嗎?賽德克族人失去了祖先流傳下來的獵場、不得不在異族稱王下飽受榨壓、受辱之苦,男子不得不成為薪水微薄的勞工、女子不得不冒著被強暴的風險去當幫傭;所謂的「文明」帶來的郵局、學校等等的一切都只是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貧乏罷了,這樣的「文明」真的是他們所需要的嗎?把猛虎囚禁在名為「文明」的籠牢裡加以施暴、讓其絕望地以為不論反抗與否都得面對死亡,其反撲也是必然的事吧?

        這樣剛烈熱血的民族儘管在當今講求和平共融的主流文化中顯得不合時宜,但能在困苦和屈辱中展現出生命的光芒,不是很更動人嗎?要把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的內容簡化、視為血腥暴力的電影是很容易的事,但如果無法去理解造成一連串事件的前因後果,隨隨便便地就站在道德制高點去指責別人野蠻、暴力也未免太傲慢了。

賽德克.巴萊不啻是對那些自詡為「文明人」的官員迎面打了一巴掌,「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曲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正因為這部電影是由真實的歷史事件改編,才足以讓我們以史為鑑,使我們了解到自己是何其幸運能生在和平的年代,能擁有民主和自由是怎麼樣的福氣,更讓那些傲慢的菁英統治者引以為鑑,了解到輕忽他們所看不起的人們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岱樺 的頭像
岱樺

無盡的旅程

岱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